內容來自sohu新聞

中國汽車業難返百萬出口俱樂部 匯率有風險

楊海艷 李溯婉

按目前形勢,中國汽車出口今年難以重返“百萬輛俱樂部”。

“考慮到國際市場存在諸多不可測因素,我們盡管有提出銷售目標,但不把這當成硬性考核指標。”廣汽乘用車公司副總經理梁偉彪近日接受《第一財經日報》

梁偉彪向本報記者談起拓展智利

相關公司股票走勢



市場的艱辛:“當地代理商顧慮重重,一度要求我們將原產地‘MADEINCHINA’改掉,甚至認為改成‘MADEINGUANGZHOU’都比中國制造好。然而,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認為不能作出讓步。盡管中國制造的品牌樹立需要一個過程,但總要有個開始。”梁偉彪說。

中國汽車出口從2002年2.2萬輛到2012年突破百萬輛僅用瞭十年時間。然而,2013年之後,受新興市場需求不振等因素影響,我國汽車出口開始放緩。據海關統計,今年1~8月,中國汽車及汽車底盤出口51萬輛,同比下滑14%,出口金額為469億元人民幣,同比下滑5.8%。

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在前兩年市場出口好的情況下,多傢自主品牌都積極對外傳播自傢在海外市場的良好表現,以及未來的建廠計劃,而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自主品牌開拓海外市場的積極性似乎在逐漸減弱。

“其實也不是積極性減弱,我們也一直非常關註海外市場的開拓,但去年到近年,確實海外局勢動蕩,加上匯率變化,很多自主品牌在海外的表現都不佳,所以在宣傳上也基本上處於‘沉默’狀態。”一傢自主品牌的市場公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在前不久召開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將今年以來汽車出口數量下降的原因歸結為以下幾個方面,分別是匯率因素、地緣政局動蕩影響、貿易限制措施頻發加大出口難度和汽車企業海外投資建廠步伐加快,實現本地化生產。不過,除此之外,自主品牌海外市場的弱勢表現,就沒有更多的原因瞭嗎?

匯率風險

與國內市場明顯不同,車企拓展海外市土地抵押貸款率利最低銀行信貸年息場其中一個附加難題便是“匯率問題”。

近年來,俄羅斯盧佈、烏拉圭新比索和哥倫比亞比索等皆大幅貶值,受國際油價和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當地經濟走弱、貨幣貶值、需求下降等影響,中國汽車對這些新興市場出口下滑明顯。其中,今年1~5月,中國對俄羅斯出口數量急劇下降76.5%,對烏拉圭、哥倫比亞等多個市場出口量下降也超過兩位數。與此同時,日、韓等汽車出口國貨幣分別較人民幣貶值,其產品在海外市場價格競爭優勢明顯提高,也搶走中國汽車部分出口訂單。

在這輪盧佈貶值的風暴中,浙江吉利汽車曾發佈盈利預警稱,由於盧佈貶值帶來的有關資產方面的匯兌減值準備,以及下半年核心業務的利潤率水平低於預期,預計2014年該公司股東應占凈利潤將下降約50%。而交銀國際也曾預計,吉利因匯兌帶來的有關虧損可能有5億~6億元。

“相對來說,吉利在此次盧佈貶值風波中受到的影響會更大。”一位分析人士在當時曾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因為在當地,吉利不僅是采用盧佈進行結算,而且是在經銷商賣掉車之後再回款,中間的時間差會導致匯兌損失。與此同時,上述分析人士也告訴記者,當時長城汽車在俄羅斯采取美元進行結算,而且通過經銷商預付款的形式進行交易,所以受到的影響相對前者就更小一些。

在上述分析人士看來,雖然在國際市場上,匯率的波動確實會給企業帶來一定的匯兌損失,但這些匯兌損失的程度其實是可以通過一些金融手段提前去預防和規避的。當然,要規避這些風險,就需要公司在管理上更加的精細化,具有更前瞻的眼光和思路。

建廠應激進還是謹慎?

俄羅斯車市盡管低迷,但依然擋不住力帆、長城等車企在這一市場擴張的野心。力帆去年宣佈投資約3億美元在俄羅斯利佩茨克州建設全新汽車生產廠,這是力帆汽車繼在烏拉圭、埃塞俄比亞之後投資建設的第三傢全資整車工廠,也是力帆汽車目前最大的海外投資項目。今年7月,力帆已開始在利佩茨克州建設配備全套工藝的汽車制造,新廠計劃在2017年底投入運營。日前,長城也發佈公告稱,該公司已在俄羅斯圖拉市註冊成立俄羅斯哈弗汽車制造有限責任公司,預計在俄羅斯投資約人民幣33.3億元,用於工廠建設及經營。

目前,在俄羅斯汽車市場大幅萎縮的情況下,通用汽車等國際車企巨頭都開始削減在俄產能,而力帆、長城卻重金投資,被業內認為帶有一定風險。力帆內部人士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卻稱,恰是在海外設廠讓今年力帆保持瞭對俄羅斯汽車出口的優勢。他提及,盧佈暴跌會影響到當地消費能力以及增加出口難度,但力帆受盧佈暴跌影響比其他車企會相對小些,力帆對俄羅斯出口的汽車銷售貨款,不用像其他車企一樣兌換成美元後匯回國內,而是用於在俄羅斯當地建廠,部分對沖掉匯率波動所帶來的風險。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一方面為瞭順應海外各國政府對整車企業本土化的一些要求,同時為瞭降低成本、規避匯率波動,不少自主品牌將海外建廠作為拓展海外市場的一個重大思路。包括力帆、長城、吉利、奇瑞等都分別在俄羅斯、巴西等地有KD(散件組裝)廠或者試圖在當地修建工廠。作為最早進入伊朗的中國車企,奇瑞在伊朗擁有自己的品牌和工廠,在當地市占率已達到5%左右;得益於海外大量設廠的優勢,奇瑞乘用車在2015年上半出口50130輛。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看,本土化建廠對於自主品牌們規避海外市場風險來說,也不是一勞永逸的做法。因為無論是投資的成本,還是本土勞動力成本以及管理成本,對企業來說都不是一筆小數目,由於自主品牌進入的國傢相對分散,單一國傢的年度銷量都並不高,因此,投入和回報周期也成為車企考量的重點,而在這相對較長的回報周期內,該地的政治局勢動蕩和經濟環境變化,又是自主品牌企業所無法預估的。

汽車專傢張志勇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稱,自主車企到國際市場投資、收購是大趨勢,而選擇在海外市場低迷時擴張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此時建廠成本會比較低,但另一方面在未知國內外市場低迷將持續多久的情況下大舉擴張,會對企業資金鏈造成一定壓力,況且當前人民幣走勢不明朗,假如人民幣繼續貶值,到海外設廠未必具有優勢。在國內大本營基礎尚未穩固的情況下加速海外佈局,這存在一定風險,未必是明智之舉。

在是否本土化以及本土化進程的把控上,自主品牌的態度有所不同,力帆這樣的企業相對激進,而長城、江淮等企業則相對謹慎。

“海外市場要做好,確實對我們企業的管理能力、風險把控、人才培養都提出瞭很大的挑戰。”此前,吉利汽車集團公關總監楊學良曾對記者坦言。因此,今年吉利汽車將把位於上海的海外出口業務遷回杭州總部,一方面加強協調效應,以便於從研發、采購、人事、市場反饋方面都做出及時調整。而未來,吉利汽車在海外戰略方面,也將不以數量和版圖論英雄,而是要著力培育重點市場。

此前,曾有消息傳出,廣汽傳祺品牌計劃在俄羅斯和伊朗各建立一傢CKD(全散件組裝)工廠。梁偉彪近日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回應稱,廣汽持謹慎的態度,目前暫時還不會跑到國外設廠。

應加強系統化競爭力

“除瞭稅率、當地政局等不可控因素外,面臨最多的是一些國傢在貿易往來中設置的層層障礙,如過高的關稅、反傾銷等。除此之外,設置嚴苛的技術壁壘、無故延遲審批等更為隱蔽的方式也逐漸盛行,都成為中國自信貸利率最低信用貸款房貸是什麼年息貸款全省皆可處理主品牌汽車走出去的‘攔路虎’。”上海汽車商用車有限公司海外業務部總監楊峻嶺告訴

不過,在他看來,上述這些問題雖然都存在,但隻是近兩年來自主品牌海外市場波動的外因,而真正的內因則在於自主品牌自身。

在他看來,自主品牌涉足海外市場,目前仍然處於沖刺銷售量的階段,在品牌、品質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而新興市場容量本來就不大,加上中高端市場依然長期被歐美日韓等汽車品牌占據。因此,當新興市場需求疲軟、競爭加劇時,品牌意識和售後服務還處於初級階段的中國自主品牌受影響就比較明顯,出口量有所回落。

或許正因如此,在此之前,中國商務部對外投資和經濟合作司商務參贊陳林曾表示,中國汽車企業的“走出去”還處於初步階段。中國車企要“走出去”,首先要改變發展模式,企業應該制定切實的發展戰略,加強自身儲備,清晰發展路線,尋求從新概念汽車上突破等。

在這一點上,上汽大通早有認識。從企業拓展海外市場之初,上汽大通就將目光著眼於包括澳大利亞、新西蘭、馬來西亞、智利和阿聯酋等國傢市場。一方面,這些地區的消費者的購買力較好,有一定支付能力的基礎;另一方面,歐美主流市場對車輛的品質和產品力有更高的要求,如果能獲得上述主流市場的認同,不僅可以彰顯企業的研發和技術實力,也對進入其餘市場有示范作用。鑒於此,在國內商用車還處於國四排放標準的同時,上汽大通的車型已經可以達到歐Ⅴ排放標準,並具備歐Ⅵ技術儲備。除此之外,其所有產品都順利通過歐盟嚴格的ECE產品準入認證和歐盟車輛WVTA認證、海灣六國GSO認證、澳大利亞嚴苛的40多項ADR檢測。

在品質的支撐下,上汽大通在澳大利亞僅僅用瞭一個年頭,就在去年擊敗所有歐洲品牌,成為當地市場占有率第四的品牌;在新西蘭,上汽大通憑借過硬的產品實力獲得高達15%的市場占有率;在智利,上汽大通更是成為瞭智利全國校車安全標準的制定者,一改中國商用車“出口產品低端、輸出市場低端”的局面,為中國商用車“走出去”進程邁出重要一步。今年前8月,上汽大通總計出口2526輛,占據總銷量的11.6%,出口國傢和地區達到33個。

與許多自主車企拓展海外市場戰略有所不同,廣汽傳祺並不急於在海外沖量和建廠,而更傾向種種路徑打造品牌,成為在國際市場上最活躍的自主品牌之一。此前,通過在國際車展參展,廣汽傳祺被《變形金剛》導演發現,成為首個在好萊塢大片中亮相的中國自主品牌。今年1月,廣汽傳祺參加北美車展之後收到當地汽車代理商合作意向,但廣汽傳祺不敢貿然而動。梁偉彪稱,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一方面堅持正向開發,另一方面要研究深諳國際標準並開發相關產品,預計要到2017年才會進軍北美市場。

按“穩步發展,重點突破”的海外戰略部署,廣汽傳祺海外重點佈局首先集中在中東、非洲、南美、東南亞和中歐等國傢和地區,並擇機進入北美和歐洲等發達成熟市場。梁偉彪談到,中東市場不像非洲市場以低價取勝,而是相對註重汽車品質。廣汽傳祺在科威特與日本、韓國品牌直接競爭,去年銷量翻瞭兩番,突破1200輛,占到當地市場中國品牌份額的40%。今年11月,廣汽傳祺將到迪拜車展參展。此前,廣汽傳祺已通過和迪拜經銷商加爾加什集團合作進入當地市場。

張志勇分析指出,當下大眾深陷尾氣排放造假醜聞中,這對一直難以撬動歐美市場的自主品牌來說反而是一大機會。歐美市場對環保等標準偏高,大眾快速拓展市場急於求成,結果不慎砸瞭自己的招牌。從技術等層面客觀來看,自主品牌與大眾等跨國車企巨頭尚存在一定差距,國際化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欲速則不達,自主品牌千萬別急於在海外擴張。



(責任編輯:UF035)

新聞來源http://business.sohu.com/20150930/n422405358.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llysea38 的頭像
kellysea38

kellysea38的部落格

kellysea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